最新消息 NEWS

VC/PE重心向中后期偏移 天使投资仍需政府支持

发布时间:2010-07-17 来源:金融街PE       

今年上半年,联想拿出4亿元人民币成立一支专门的天使基金,对高科技行业的初创企业进行投资;富汇创投也在不久前成立了一支2.5亿元规模的天使基金,是由国家发改委、财政部各出资5000万人民币参股联合设立。一系列的发展似乎让人们看到“天使蝶变”的迹象。

    天使之重

    “目前,需要融资的小企业拿到银行贷款非常难,而我对中意的企业,一般三个月就会做出投资决定,最长也就半年。并且会给企业提供资金以外的增值服务。”有“中国最执着天使投资人”之称的赵常贵对本刊记者表示。

    这位在中国天使投资领域浸淫十年之久的天使投资人,目前为止已经投资了38家早期企业,已有三家企业成功上市,其中包括刚上创业板不久的数码视讯。

    “天使投资的是极早期的企业,这样的企业一般还没有营业额、没有利润,甚至连商业模式都没形成。”联想控股副总裁唐旭东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。一个企业从创立至发展壮大,早期是其发展最困难的时期,而天使投资的作用就是帮助企业顺利渡过这一最困难时期,搭建初创企业和VC投资之间的桥梁。

    确实,由于早期企业发展不完善,存在诸多缺陷,天使投资在对企业进行投资后,还要以自身实力对被投企业提供必要的增值服务,助其健康发展。

    “初创企业一般都有缺陷,我们的增值服务部门就要与被投企业不断地沟通,发现他们的困难,并帮其解决。除此之外,还要给他们提供管理、营销方面的咨询和服务,包括帮他们申请一些政府补贴等。”富汇创投董事长、高级合伙人曾军对本刊记者表示。

    “天使投资不仅仅是金钱的投入,还有感情、精力和智力的投入;不单单是资金的提供者,还是保镖和保姆。”赵常贵表示,除资金以外,还要为被投公司付出精力和热情,为公司提升价值。实际上真正成功的天使投资人都是在和被投资企业共同创业。

    联想控股也综合自身的一些经验、商业网络、政府资源及结识的行业专家,为早期企业提供更多的后续增值服务。

    天使之殇

    近些年,以海外大投行为代表的诸多PE在国内攻城略地,收获了诸多优秀龙头项目,获得了巨额收益。但由于投资理念和国内经济的特殊性,也由于天使投资的“早、新、小”特征,使得国内的天使投资基本上还处于缓慢发展阶段。

    “尽管PE模式已被广泛认可,各路资金为了追逐超额利润也汹涌泛滥,但风险大、前景不明、周期长的早期项目还是不受待见,资金短视现象明显,支想捞把钱就走的心态占据主导。所以,天使投资还是以国内极少数的专业天使投资人、高端行业个人和少数机构所占据。”赵常贵这样描述天使投资在中国发展的尴尬现状。

    甚至,前些年致力于早期投资的一些机构,也纷纷转向,将触角伸向扩展期。

    前不久,天堂硅谷更换了新营业执照,企业名称从“浙江天堂硅谷创业集团有限公司”改为“浙江天堂硅谷股权投资管理集团”。这意味着,这家在早期投资领域活跃了近10年的创投机构,开始将更多的目光转向成熟阶段的企业投资。

    同样,去年活跃在国内创投市场的知名创投机构IDGVC也更名为IDG资本,显示出其投资重心开始向中后期偏移。

    松禾资本也表示,其当年成立时是做风险投资,现在则是VC和PE并重,甚至PE权重更大。

    特别是创业板的推出,更令Pre-IPO型基金势如破竹。多数机构都重新调整自身定位,将重要比例放在Pre-IPO项目上。由此,也导致很多PE腐败案的出现。

    对此,一位资深投资人士表示,投资机构的存在就是商业目的,逐利是其根本属性。而早期投资风险大、不稳定,时间周期又长,需要极大的耐心,如果支专注在早期投资上是不现实的,会面临很大的压力。

    一般来说,天使投资从投入到收获的平均周期是7年。这对追求快速回报的国内机构来说,确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

    此外,要发现好的天使投资项目,对投资人的专业要求颇高。相对于发展中后期的企业有众多财务数据可供投资者分析,早期企业没有营业额、没有利润,甚至连商业模式都没形成,因此,要求天使投资人对投资企业乃至整个行业有很深的了解,才能保证挖掘出好项目的概率。

    唐旭东也表示,由于我国的科研立项有相当一部分不是以市场为出发点的,因此,我国的科技成果转移、转化的难度要比国外大,链条很长,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着天使投资的发展。

    未来之路

    一直致力于天使投资领域,并成功举办四次天使投资沙龙的《好投网》主编户才和对本刊记者表示,支有产业链成熟了,行业才能真正做起来。在美国,构成投资链条真正的基石就是天使投资,在中国也应该是这样。而且,中国最早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已经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 去年底,北京市发改委发出通知,为转变政府投入方式,吸引社会资本参与高技术产业发展,将在电子信息、生物医药、新能源和环保、高技术服务业等领域设立4支基金,每个领域1支,其中在高技术服务业领域设立天使基金。

    据悉,这支天使基金总规模2.5亿元,其中国家发改委出资0.5亿元,北京市政府出资0.5亿元,富汇创投出资1.5亿元。主要投资于初创期、成长期未上市创新型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。并且规定投资于初创期的资金额度不低于基金总规模的70%。这也是第一支国家发改委以股权形式投资的天使基金,说明政府已开始对天使投资的发展形成支持。

    另一方面,客观上说,无论投资机构出于风险规避角度考虑,还是喜欢PRE-IPO的项目,但随着竞争日趋激烈,后期优质项目将越来越难寻,也越来越少,于是,投资机构们不得不被动地前移布局,寻找并播种早期的项目。

    “我们也希望联想之星能够营造一种氛围,形成中国天使投资人的联盟,大家平时有更多的交流,一起分享对行业、对项目的理解和认识。有些项目大家也可以一起来投,把各自的风险都降低,并且,各自对企业后期的增值服务都能用上。”唐旭东表示,“但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,并且,投资理念要一致。”

    除了一些专门的天使投资基金外,一些成功的商业人士和之前被投资过的企业或企业高管,也正在成为天使投资战场上的生力军。

    在国外,做天使投资的人群中,基本上都是一些极其成功的商业人士、律师或富有家族。在我国,随着八十年代国内改革开放,才产生了一批新生代企业家,如今,他们当中大部分人还在为企业的持续发展奋斗,较少有企业家能真正抽身出来做天使投资。 “目前,真正拿出一部分资金做天使投资的没有几家,这和国外的差距还很大。不过,再经过十年、二十年的发展,我相信中国的天使投资肯定能发展壮大。”唐旭东自信地说。

    自主创新是国策,改变经济增长方式、实现国家竞争力的提高离不开创新创业的支持和发展,国家对创新创业的支持力度越来越大,地方政府也出台了许多政策来支持创投业的发展。但目前的政策基本上都集中在企业发展的中后期,对于急需资金急需专业帮助的初创企业的支持少之又少。政府对于做VC/PE的私募或者公募基金都有诸多资金和政策的支持,但对以个人投资为主体的天使投资几乎没有涉及,使得那些“孤独天使们”独守那片阳光照耀不到的空白之地。

    “政府应该在天使投资方面给予天使投资人更大的支持,从税收、配套投资、配套融资、股权质押、天使投资专业的管理与专业的普及等给予更大力度的支持。”已经陷入天使投资领域不能自拔的赵常贵,对未来的天使之路充满希望。

    成立专业的基金做机构化的天使投资,是否是天使投资未来最好的发展方向?独立天使们何时能发展壮大?政府对天使投资的支持何时能够破冰?我们拭目以待。

京ICP备08103605号   Copyright @ 2010 FUHO Capital Management Co.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   富汇创新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    版权所有